分类

我国水产养殖的生产状况

自20世纪50年代至今,我国海洋水产养殖经历了海藻、虾蟹、贝类、鱼类人工养殖四次浪潮,到1990年,经过40年的发展,全国水产品年产总量超过4000万吨,跃居世界第一,成为世界第一渔业大国。1990年至今已连续16年居世界首位,人均占有的水产品比50年前增长了30多倍,渔业成为新中国农业中发展最快的产业之一。

我国渔业发展最快的时期是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至今。1985~1998年水产品产量保持了年均13%的增长速度,成为世界渔业史上的奇迹。2006年1~11月份全国水产品产量4342.45万吨,其中淡水养殖产品产量1883.58万吨,海洋捕捞产品产量1285.77万吨,海水养殖产品产量1173.09万吨,养殖量为3056万吨(占水产品总产量的70%),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养殖产量超过捕捞产量的国家。

近年来,我国渔业坚持可持续发展战略,严格控制内陆和近海捕捞强度,进一步完善和实施捕捞许可制度、养殖证制度、渔船报废制度和水产品质量监督管理制度。各地积极推进水产养殖规模化建设,推广先进的养殖技术和优良品种,海水养殖成为沿海地区渔业结构主攻方向,水产养殖业继续保持了较好的发展势头。目前我国水产养殖产量已占世界水产养殖总产量的70%,中国人均水产品年消费量上升到35千克,大大超过了世界人均20千克的水平。

1.渔业结构的改变

随着养殖业的快速发展,养殖业和捕捞业在渔业中所占的比例发生了重大变化。2004年,我国水产养殖总产量达到3209万吨,占世界水产养殖产量的70%以上,占全国水产品总产量的65%。2006年水产养殖产量预计可达5250万吨,养殖产量占水产品总产量的比重从“九五”期末的60%提高到70%。“十五”期间,我国水产品产量提高了821万吨,增长全部来自养殖业。水产养殖业在养殖方式、养殖技术、养殖品种等方面,还呈现出如下发展规律和特点:

(1)养殖品种多样化,开发有价值的养殖新品种(如半滑舌鳎、圆斑星鲽、星突江鲽、牙鲆、海参、海蜇等),引进一些国外优良养殖品种(如大菱鲆、罗非鱼、南美白对虾、日本对虾、海湾扇贝、虾夷扇贝等),形成了新品种养殖经济优势,有力推动了我国水产养殖业的发展。

(2)观赏鱼养殖近年蓬勃兴起,养殖规模不断扩大,已成为水产养殖新的增长点。

(3)优势水产品养殖区域化布局逐步形成,沿海一些省(市)已经成为出口水产品原料生产基地和加工基地。

(4)养殖方式多样化、集约化。20世纪90年代后期兴起的抗风浪深水网箱养殖和陆基工厂化养殖,增加了水产养殖的可控能力和抵御风险能力,使水产养殖集约化水平大幅提高。

2.水产养殖成为重要的经济产业

全国渔业总产值占农业的份额1985年为3.5%,2004年达到10%。1985~2004年,渔业共吸纳了近1000万人就业,其中约70%从事水产养殖。水产养殖业的发展还带动了加工、储运、销售和水产苗种繁育、渔用饲料、渔药等相关行业的发展。2000年全国渔民人均收入为4725元,2004年全国渔民人均收入为5460元,大批渔民通过从事水产养殖摆脱了贫困,达到了小康生活。

3.养殖水产品成为出口的主导品种

2000年,我国水产品出口额跃居大宗农产品首位,出口额为38.3亿美元。据海关统计,2006年水产品出口总额93.6亿美元,比去年同期增长18.65%;出口数量363.16万吨,同比增长15.18%;价格增长高于数量增长,是2000年的2.44倍,连续十几年居大宗农产品出口首位。

养殖产品占出口产品的比重越来越大,一些优势品种所占份额明显,仅六大品种(对虾、鳗鱼、罗非鱼、大黄鱼、贝类、河蟹)就占一般贸易出口的60%左右。目前,我国水产养殖产品贸易出口总量及出口额已位居世界前列。

4.水产养殖服务体系及管理制度的逐渐完善

近年来,水产养殖证制度建设力度明显加大,水产苗种管理制度进一步完善,开展了水生动物防疫工作,制定了规章,开展了培训,初步建立起水产养殖病害和疫情测报体系。到“十五”期末,我国已经建成国家级原良种场38个,“三合一”(病害防治、环境监测、质量检验)中心39个,地级养殖病害防治中心10个,县级水生动物疫病防治站139个。水产养殖用药管理工作得到加强,制订了水产养殖用药管理规范,组织实施水产品药残监控计划,开展了水产养殖用药管理试点工作。全国水产育种能力有了很大提高,养殖病害防治、水域环境监测、水产质量检验体系逐步完善,水产养殖领域的公共服务、管理水平和抗风险能力明显增强,产业的综合素质明显提升。

我国水产品的市场需求仍然不断增长,而由于近海资源已开发过度,捕捞渔业将难以维持,持续增产将主要依靠水产养殖业的发展,海水养殖将是新增产量的主要力量。目前,虽然我国水产养殖的发展取得了巨大的进步,海水养殖生产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,但尚存有许多不足制约着我国水产养殖的持续发展。

(1)全面规划和有效管理不足,水域环境差,控制、保持优良和健康生长的能力不够。不少地区的养殖场和放苗过密,超过了环境容量,自身污染使环境恶化,产量增长困难。

(2)优良品种(高产抗逆)和高产值养殖对象(鱼、虾、海参、鲍鱼等)不多,已有的优质种总量比例尚小,养殖品种近亲繁殖,种质退化,产量、质量降低。特别是作为海水养殖主体的鱼类,迄今尚无一个经过选育培养的优良品种供应养殖生产。

(3)对于养殖生态、疾病与环境和营养的关系研究不足,养殖过程中容易发生病害暴发、流行,造成养殖严重减产,形势严峻而短期内难以提出普遍有效的技术措施,制约着生产增长的持续性。